小孩子的二类疫苗要不要打?看完就知道

首页

2018-11-09

自愿选择接种的二类疫苗,到底还要不要打?最近的疫苗事件弄得大家人心惶惶,一时间涌起各种说法:“疫苗到底安不安全?”、“疫苗还有必要打吗?”……尤其是那些需要自己掏钱,自愿选择接种的二类疫苗,到底还要不要打?针对此类问题,【深网名医智库】邀请联合医务深圳医疗事务主管、副主任医师陈庆奇进行深度解读。

为什么要打疫苗?在回答这些问题之前,我们得先简单了解一下疫苗的作用。 在100年前,人类健康的第1杀手可不是什么癌症、心脏病,而是传染病。

1918年西班牙流感大流行,造成全球超过5亿人患病,死亡人数超过3千万,比第1次世界大战中丧生的人还多,直接导致当年美国的人均寿命下降了12年。

与此类似的还有鼠疫、天花、霍乱、结核病,这些传染病都对当时的人类社会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 疫苗是人类对付这些传染病最有效的武器之一。 最原始的疫苗应用可以追溯到公元前590年的中国。

据记载,当时的中医将天花患者的脓疱干燥之后给健康人接种。

这个技术随后传入欧洲,被著名的琴纳加以改良,诞生了用于预防天花的牛痘疫苗。

疫苗的英文Vaccine来自于拉丁语Vacca,意为牛。

随着牛痘疫苗的应用,天花这一曾经的杀手已经被消灭。

科技在不断进步,越来越多的传染病都有了疫苗来预防,每个国家都根据自己的传染病发病情况制定了疫苗接种计划。

我们来看看美国的标准疫苗接种计划:细心的读者不难看出,上半部分的疫苗范围和中国的一类疫苗十分接近,中国还多出了卡介苗以及乙脑疫苗。 下半部分的疫苗则和二类疫苗相近。 所以,对于孩子来讲,无论一类还是二类疫苗,都应该打。 为什么会有一类、二类疫苗之分?一类疫苗也称为国家免疫规划的疫苗,是国家规定接种的疫苗,目前由政府免费提供,每位公民都有义务接种,甚至带有强制的性质。

看到这里,或许有人会问:我不害怕传染病,难道我就不能不打吗?这还真不行!因为传染病的特点是从一个人快速传给其他人,假如所有人都没有免疫力,那么这个传染病一旦出现,将会快速出现一传十、十传百的效应,这就是为什么非典、禽流感如此让人感到恐惧。

反过来想,假如一个国家所有人都具备了这个传染病的免疫力,那么这个病原体也就传播不起来,只能坐等被消灭。

因此,为了减少传染病的危害,疫苗的接种率(也可以理解为免疫力覆盖率)越高越好。 所以,每个人都主动接种疫苗除了是在保护自己外,也是在保护整个社会。

在中国,通过多年的努力,脊髓灰质炎(小儿麻痹症)病毒已基本被消灭。 在美国,由于多年的高接种率,连麻疹都已经被消灭。 一类疫苗的价格相对低廉,但是却能预防许多严重的疾病,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性价比高、划算。

所以国家可以先把有限的经费投入到这些一类疫苗当中,争取提高这些疾病的疫苗覆盖率,做到逐个击破。 二类疫苗由于工艺相对复杂、价格昂贵,暂时只能逐步消灭。 我建议:现阶段有条件的人,更应该接种二类疫苗前面讲过,传染病的控制需要大家都接种疫苗,提高覆盖率。

现阶段由于二类疫苗是自愿接种,可以推测其接种率不会太高,这种情况下相对更容易出现疾病暴发。

实际上我们也确实能看到轮状病毒、手足口病、流感暴发的新闻。 所以,和一类疫苗相比,有条件的人更应该重视二类疫苗的接种,这样才能在疾病流行时保护自己。 当然,或许有人还是会觉得水痘、轮状病毒、手足口病都不是“大病”,肺炎链球菌、流感嗜血杆菌(Hib)也有抗生素可用,没必要去打这些“不影响入学”的疫苗。

在解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不妨看看流感嗜血杆菌疫苗的数据。

在实施疫苗覆盖之前,流感嗜血杆菌引起严重并发症的机会是65-130/10万人,这些严重并发症的死亡率大约是15%。

实施疫苗覆盖之后,流感嗜血杆菌引起严重并发症的机会降到了/10万人,下降了将近200倍。

不要小看每10万个人才有100多个人出现严重并发症这件事,宫颈癌的每年发病率仅有区区的13/10万,就已经让宫颈癌疫苗出现“一针难求”的现象。

所以打疫苗,其实是在为孩子上一份保险。

二类疫苗中还有一大类是和一类疫苗组份相近的疫苗,或者是多联疫苗,它们的保护范围和一类疫苗相近,但由于采用了更先进的工艺,能够减少注射次数,如果有条件,当然可以选用。

现在国际的趋势都是尽量采用多联疫苗,减少不必要的痛苦。

所以,疫苗当然要打,因为这不仅仅是保护自己,也是保护社会;有条件的人,更要打二类疫苗,尤其是那些一类疫苗未覆盖的二类疫苗,这相当于给孩子上了一份性价比极高的保险。 医生简介:陈庆奇医生主治医师(内科)副主任医师(全科)深圳市医学会全科医学专业委员会委员香港家庭医师学会会员香港家庭医师学会文凭(香港家庭医师学会)香港大学家庭医学系荣誉助理教授香港大学医学院PBL(以问题为导向学习)课程导师联合医务深圳医疗事务主管联合医务全科医学培训课程(GOLD课程)导师2003年毕业于中山大学临床医学系,在深圳市人民医院从事内科、老年医学科工作。 2012年在香港大学深圳医院转岗成为全科医生,先后担任全科副顾问医生、华为门诊副主任的工作。 2017年作为考官协助完成宝安高级家庭医生认证考试。

陈庆奇医生目前是联合医务深圳医疗事务主管,也是GOLD课程培训导师,正在广州番禺区、深圳光明新区开展全科医生培训工作。